安亦希

白居过隙 未来可期🌸

忽而又一夏,白居请继续走花路🌸
Another summer has come……
尽管我高考结束了,为了白居仍然要买高中英语杂志😂

让我留在你身边1.0

●跨年晚会背景

●其实本来想写两篇白居生病对方的反应,本篇先写的居老师生病北老师的反应

●居老师跨年晚会身体不适是真的,前两天从b站看的一个up上传的短视频,真的是累到虚脱(心疼)

●白宇哥哥第三人称视角,似乎写虐了……

●请自动忽略不科学的地方(・ิϖ・ิ)っ

●推荐歌曲《寂寞的季节》(白宇)→《让我留在你身边》(陈奕迅)

  

     ——“哥哥,我们比一比平衡车吧!”

     ——“你幼不幼稚… …”

     “白宇,白宇!”

     “啊… …不好意思,刚刚走神了”白宇坐在化妆间里,望着镜子里呆住的自己,不好意思的回头笑笑。

     “马上到你了,导演让你去候场。怎么了,是不是紧张了?”经纪人摸了摸白宇的肩膀,宽慰道:“虽说跨年晚会不亚于春晚,但还是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,放松心态,就当是给朋友们唱一首歌。”

      给朋友唱一首歌吗… …

      白宇起身,整理了一下西装的衣角,扬起了习惯的职业微笑,轻轻嗯了一声,走出了化妆间。

      今天是2018年12月31日,过了今天夜里12点,2018就真的彻底结束了。这一年,对白宇来说是幸运的,《镇魂》的热播让他这个曾经名不经传的小演员火了半边天,当然,还有朱一龙,那个曾经说他幼稚却依然与他一起玩平衡车的龙哥,他们因戏结缘,却又因戏不得不被迫分离,相互避嫌。

       当白宇知道朱一龙同样被邀请登上跨年晚会时,他打心底里为龙哥开心,尽管并不是同一个电视台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尽管彼此相隔千里。

       然而当白宇又知道朱一龙的表演曲目是《男孩》时,他的内心突然有一阵悸动——他记得镇魂热播时被镇魂女鬼们称作“小澜孩”,他也记得龙哥曾经调侃他是一个长不大的男孩,虽然调皮但却让人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   所以,选这一首歌,代表了什么?大概是龙哥对自己的表达吧……白宇望着演播厅走廊外的夜色,莫名其妙的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  上台,演唱,谢幕。一气呵成,演出非常成功。白宇自豪的唱着《西安人的歌》时,他不知道,朱一龙也几乎同时开唱,一时间,微博上炸开了锅,“#白宇朱一龙同时出场#”“#地星撞海星#”“#东方卫视不按节目单出牌#”纷纷被顶上热搜。外界的纷纷扰扰,台下的掌声,似乎与台上这个突然从欢快转变为深情的大男孩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 ——“远远看着热闹的一切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记得那狂烈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窗外是快枯黄的叶

      ——“感伤在心中有一些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我了解 那些爱过的人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心是如何慢慢在凋谢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多想要向过去告别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当季节不再更迭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却永远少一点坚决”

      ——“在这寂寞的季节”

      直到回到后台的休息室,白宇才得知自己和龙哥的演出时间撞车了,怪不得与排练时的顺序不太一样,不然自己应该比龙哥早至少40分钟结束。

      “果然,地星撞海星了啊… …”白宇拿出手机开始翻看微博,偷偷趁经纪人不在点开了朱一龙的cut,一个人蜷在空荡荡的休息室,不时冲着手机屏幕傻笑。播放结束以后,白宇依然不尽兴,不顾粉丝的“极力禁止”——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,跑到b站继续寻找龙哥的全方位cut。直到看见一个up发的朱一龙下场视频,白宇原本愉悦的心情瞬间被打碎——他看见龙哥演奏结束时脱力一般的下台,甚至不得不在何老师的搀扶下才能回到后场,期间差点因为不注意踩空楼梯。

       休息室安宁的气氛瞬间变得焦灼,白宇反复查看这只有一分钟的短视频,通过弹幕粉丝们的反应,确定龙哥应该是太过劳累导致的虚脱。是了,正式演出时,白宇也注意到朱一龙眼底深深地倦意,是比他们曾经拍戏期间更甚的疲惫。此刻,白宇抓住手机的手指越攥越紧,他多么希望可以在龙哥身旁。当他看见表演时那绚烂的背景映在龙哥身上时,“孤寂”,突然跃然于脑中。白羊座的他们,看似热情的外表,却也同样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白,差不多我们可以离场了。”经纪人从门外探出头来,打着哈欠提醒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姐… …”白宇沉默了片刻,不知如何向经纪人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能帮我问问龙哥现在在哪吗?我… …想去看看他,他好像生病了,我想去… …陪陪他”

         就像是向父母请示是否能与暗恋的对象见面一样,小心翼翼的同时,却又抑制不住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,我可以帮你去问。可是小白,你真的想清楚了?明天的通告尽管不算多,但你突然离开,你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?万一你被狗仔拍到了,甚至因此传出来不好的流言,你真的准备好承受了吗?”经纪人拿出手机,开始查找朱一龙经纪人的联系方式,她跟了白宇这么久,自然是明白他对朱一龙的感情,她也将与朱一龙断绝联系后白宇的变化看在眼里。偶尔,她会看到白宇看着黄昏和星空沉默,询问过后听到他落寞而简短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无论结果如何,我都愿意承担。”电话拨通的前一刻,白宇坚定的回答,眼睛里恍然闪过一丝许久不见光亮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有的时候,我们只是不够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 询问过朱一龙的经纪人,白宇立刻搭了最近一班去长沙的飞机。空空荡荡的飞机上,幽暗的灯光打在白宇的身上。望向窗外,他恍然感觉自己和龙哥就像是夜空中两颗行星,有时候相吸,有时候相斥,却终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。

        多少次,他想拉近与龙哥的关系,却总是被外界和自己犹豫的内心所阻挠,结果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   多少次,他看到龙哥新发的微博和照片,会忍不住想要去点赞评论,就像当初,在各自微博下互相斗表情包,可是,理智告诉他,现在的他,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 多少次,他看到有黑粉和自己家的dw不分青红皂白地黑龙哥,他会去评论,告诉他们龙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而不是他们臆断的那样,但往往,他只能用小号去反驳。

       他常常恨自己的胆小,但在这个圈子里,不是能任意妄为的,一个小小的评论,可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 ——“毕竟,我还是要保护龙哥的。”

       赵云澜时期的白宇曾经这样说过。那是他们去快本的第一次采访,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   将近两小时的飞行,到达长沙机场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,白宇撑着仅仅在飞机上眯了不到半个小时的身体,依照经纪人询问来的地址和房间号,一路飞奔着打车到朱一龙暂住的酒店。气喘吁吁的站在走廊,悬着的手犹豫着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 基于双方经纪人提前打过招呼,前来开门的朱一龙经纪人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,反而像找到了救世主一样招呼着白宇。

        此时的朱一龙躺在床上,虚弱地忍受着高烧的折磨,嘴唇惨白,脸颊却泛着格格不入的病态红晕。白宇见了这一幕,顿时泛起一阵心疼,搬起一把椅子坐在床边,右手摸了摸朱一龙的额头,左手轻轻握着他想要抓住什么似的不安分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“白叔,幸亏你来了。龙龙他真的,很想见你… …”经纪人拿来一杯水,轻轻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这样,多久了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昨天彩排的时候已经不太好,再加上长时间工作压力引起的断断续续的低烧,今天演出结束后,突然倒在后台了”经纪人叹了一口气,指着柜子上的药箱,“刚刚量过了,38度4,吃过药后已经降下来一点了,但现在还是很虚弱。”说完,起身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这个样子,明天的通告肯定是去不了了,我先去给公司汇报,申请病假。白叔,麻烦你照顾着龙龙,有事到右边的房间找我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,你先去忙,我在这里陪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对了”经纪人突然停住,“龙龙刚睡过去的时候一直在叫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的名字?

        哥哥,原来,你也一直在想念着我,对吗?

        白宇轻轻用大拇指摩挲着朱一龙的手背,突然想起了  拍镇魂时的一幕——那时沈教授刚刚掉马,赵云澜想要拉他入伙,正被沈教授拒绝时顺手一拉,正好是大拇指蹭到了沈巍的手背。后来白宇也重新看过这一集,并且意外的发现龙哥有在细细回味似的摩挲着手背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红晕丝毫没有褪下的龙哥,白宇打开放在一旁的药箱,用镊子夹起一团被酒精湿润的棉花,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他的胳膊和脖子,反反复复到快凌晨五点,才实在忍不住趴倒在床边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白,小白… …你别走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小白… …不要躲着我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?”白宇迷迷糊糊地听见朱一龙的呓语,似乎真的是在喊自己的名字。拿出手机一看,不到六点钟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白宇起身贴在朱一龙耳边,却还是听到他断断续续叫自己不要走,睡着时放在被子里的手也不安分的伸出来拽着自己的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哪里也不走”心疼地摸着朱一龙头顶凌乱的头发,白宇宠溺的看着虚弱的他,“我就在这里陪着你”。

        可能是听到了白宇的声音,朱一龙费力的睁开眼,发现自己心心念念小半年的白宇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 “小白… …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 白宇大大咧咧的回答道“当然是我啦,哥哥,好久不见”

       本来想要活跃一下气氛,没想到朱一龙却红了眼眶,一个起身抱住了白宇。

      “小白,你知道这半年来我有多想你… …每当工作休息时,我就会把我们一起的采访反反复复看,我不敢去你微博下留言,也怕打扰你工作不敢给你发消息,有时候我真恨不得立刻坐飞机去见你一面… …”

      “哥哥… …”

      “我们分开以后,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,进组之后还是没办法与除你之外的演员迅速熟悉,新剧发布会被提问到问题时会下意识的往身边看,可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了,也不再会有人帮我打圆场,替我回答刁钻的问题了… …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还没有完全出戏,后来… …”朱一龙把头埋在白宇的脖颈处,低喃着“后来,我发现那种情感不是沈巍之于赵云澜的,而是我对于你的… …小白,我真的好想你”

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也一样。我会像你那样反复回味着我们在一起的时光,也会想你想到有深深的无力感。我也曾试着用外界所说的‘兄弟情’欺骗自己,到最后却发觉自己越陷越深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小白… …可我们终究是艺人… …这种事情,我怕耽误你的前程”朱一龙呜咽地抱紧了白宇,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,沾湿了他的后背。

白宇一把扳过朱一龙,坚定地回答“哥哥,我们是艺人,我也同样担心你的前程,但是,哥哥,请给我一个让我留在你身边的机会,我不会躲着你,更不会束缚住你前进的步伐,你只需要相信,我会一直陪伴着你,就算将来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工作,我也会默默守护着你!”

       “沈巍默默守护了赵云澜一万年,这一次,换我白宇守护哥哥你啦!”
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紧紧抓住白宇的手,含泪的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白,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再睡一会儿吧,你这身体需要好好养养,居劳斯~”

        冬日之时,2019年的第一天即将破晓。

       ——“哥哥,你是我心中的白月光”

       ——“小白,与你在一起,我不后悔”


战损零&猫皮赤井(想不出题目的超短篇)

     黄昏之时,落日的余晖斜斜的在窗边投下淡淡的影子,天边透着点点绯红色的晚霞。

     冲矢昴站在窗边,抿了一口玻璃杯中的波本酒,望着门口停着的白色马自达,眯起了眼。心中暗暗想着不知是自己的小金毛又来盘问自己些什么。他轻笑一声,仰头饮尽杯中最后一点酒,转身走下楼。开门一看,果然。

     谁知,那金发青年刚刚进门,便体力不支,倒在冲矢昴身上。

    “安室!”

    冲矢昴搂着怀中的人,大声唤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 安室透依旧未醒。

    冲矢昴眉头一皱,才发现事情不对。

    淡淡的血腥味刺激着神经。

    他身上有伤……

    冲矢昴拦腰将不省人事的安室抱到卧室,小心翼翼脱下小金毛的外套,小腹和右臂上两处处血淋淋的枪眼终将是显露了出来。细细取出子弹,包扎好伤口,冲矢昴看着自己的小金毛疼的脸色煞白,一阵阵剧痛侵袭着伤口,额头上满是冷汗,心疼的摸着他的金发,睁开的翠绿眸子也不似往常凌厉。

     “咳咳”

    一声轻轻的呻吟,面前的青年虚弱的睁开双眼,那双神采奕奕眼睛此时最多的只有疲惫。刚想挣扎着起来,却被男人一下子摁回床上。

     “怎么伤的这么重”

      冲矢昴一脸疼惜的看着安室透。

     “组织上Gin抓捕卧底,不小心惊动了公安,我只能开枪伤了自己,为他们争取时间离开”安室透有气无力的解释着,左手搭在额头上,微微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 “……你朝自己开了两枪”冲矢昴惊讶的问他。

     “胳膊的枪眼是我开的,另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 安室透扶在额头上的手盖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 “苏格兰……”

     冲矢昴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手指悬在半空。

     “Gin突然提到他,我……失神了,没躲过突袭……”呜咽声隐隐约约的传来,安室透脸上泛起病态的红晕,身体也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 当年的事啊,还是无法忘却……

    “我……”冲矢昴欲言又止。

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他深知当年没有尽力阻止苏格兰自杀,以至于多年被安室怨恨,他一直想要弥补,却总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 安室透拿下搭在额头上的手,紫灰色的瞳孔望着眼前暗暗自责的他。“我知道,你当年是为了保护我,以免引起组织怀疑才背了这么多年的锅,让我误会你这么久……”安室透微微笑着。

     “我不怪你”,缓缓呵出一口气,安室透又虚弱的合上了眼睛,眼角一抹亮晶晶的泪水,让冲矢昴心疼不已,用手轻轻抚摸着他金色的柔发,在他耳边低喃“睡吧,别想太多,我陪着你”。

       夕阳的微光投射在桌上的波本酒,散发出淡淡的黄韵,而此刻,冲矢昴,不,赤井秀一,却再也没有心情品尝它。


*去年写的文

*就是喜欢看透子被虐😊


高三正式开学前最后一浪😭
别人买芒果是吃,
我是想画by哥哥😜
PS:手残党……